合作團隊

陳 仁 毅 | Jerry J.I. Chen

CHUNZAI 春在  創意總監、創辦人
Art of Chen  雅典襍藝術品管理顧問公司  執行長
「德古‧春在」 系列 項目合作設計師、藝術顧問

重要經歷

● 紐約 國際亞洲藝術博覽會 The International Asian Art Fair, New York
   審核委員 
● 馬德里 皇家普拉多博物館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 國際董事 
● 台北 故宮博物院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文化與創意產業 講師
● 柏林 The Feuerle Collection美術館  國際大使
● 蘇富比拍賣公司 Sotheby’s  顧問
● 中國 首旅集團 諾金飯店項目  文化藝術顧問
● 台灣 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 XUE XUE FOUNDATION 董事

陳 國 凡 | Kevin Chen

德古 創辦人、創意總監
「德古‧春在」 項目總監、CEO 

重要經歷

● 杭州電子科技大學電子工程專業
● 9年軟體工程師經驗
● 6年全球珍貴木材進出口經驗
● 建立“德古標準”,以嚴謹苛刻的工藝流程管理,打造行業一級標杆

一個源自於台北,扎根上海十年的當代設計影響力品牌
一個是偏居東南一隅,座標福建仙游的傳統家具品牌
「春在」和「德古」,不僅是當代與傳統的碰撞,
也是一次兩岸優質品牌與生活品味的美好碰撞
這背後的故事,耐人尋味。

春在×德古

   2014年夏天,「春在」創始人陳仁毅先生在友人的陪同下,第一次走進「德古」。
   當時,「春在」已在上海紮根整整十年。
這個十年,是「春在」創業的第一個十年,也是中國當代家具設計從無到有開始發展的第一個十年。

這其中,「春在」擔任著無法繞過的重要角色既是當代設計的拓荒者,也是代表著當代設計影響力的發聲者。

此後的十多年間,「春在」以深厚的傳統家具文化積澱和寬闊的國際視野,不斷刷新當代家具設計的新品味。
不過,也正是因為身處上海,在設計和發聲優勢之外,同時面臨著生產管理的弱勢:工人成本過高,時有水土不服。
 
而工廠管理,恰恰是「德古」的天然優勢。

「德古」創始人陳國凡先生,電子工程專業出身,在研究明式家具之前,他做了9年軟體工程師,以及6年的珍貴紅木原材料經驗。

2012年創辦「德古」伊始,就建立了一套嚴謹苛刻的 “ 德古標準 ” 工藝流程。
 
以高於行業標準數倍的要求,對原材料、榫卯結構、工藝標準等各個環節,進行嚴密把關,出品的 “ 明式素工 ” 系列,在傳統家具市場大放異彩。

「春在」的十年設計和品牌積澱,如果和「德古」嚴謹的工廠管理對接,會擦出怎樣的火花?

​   “ 那些作品真是太美了!”陳國凡回憶起第一次看到「春在」的部分作品時的心動,心依然會跳
    個不停。

“ 此前我並不知道「春在」,對當代設計並不關注,一心埋首於探索我心目中的明式家具。可是,看了「春在」的那些照片,看了陳仁毅先生設計的花園會所,看了「春在」過去十多年走過的路徑,我忽然意識到當代中式真正的創新點在哪裡,當代家具的美好和品味又在何處。”

△ 陳仁毅(左)與陳國凡(右),一見如故
剛開始接觸陳仁毅,聽他講當代家具設計,陳國凡其實還是一頭霧水。

他一心想的仍然是:明式家具這麼好,為什麼不去繼承呢?當代設計,不過是故弄玄虛,再厲害也不可能超越明式。

始終拗不過那個彎。對當代設計,他尚未入門。

隨著接觸的增多、瞭解的加深,陳仁毅的文化寬度、全球視野、設計深度,以及對古董器物廣泛而深厚的理解,都讓陳國凡仰慕不已。

相識半年後,他隨陳仁毅去美國遊歷,半個多月的時間,走遍了紐約大都會博物館、耶魯大學博物館、波士頓博物館等博物館和美術館,以及各大品牌總部。

△ 擁有三十年的古董藝術品收藏過眼經驗,為陳仁毅設計當代家具積澱了豐厚的藝術文化基礎。
這次的旅途中,陳仁毅不斷為他輸送中國古董器物的文化鑒別和美學內容,陳國凡深受感動,也愈加明白,原來,「春在」的家具設計完全紮根在在中國傳統文化之上,而且有可能創造出比明式家具更為燦爛的當代家具文化。

既然如此,機會來了,不如決心一試!

巧的是,在最開始踏上當代設計的2002年,陳仁毅39歲,正值壯年,並且隨後將人生中最好的十年獻給了當代家具事業。2014年,陳國凡決定投入「春在」這一年,也恰值39歲。

於是,年輕的陳先生(陳國凡),在十多年以後,從年長的陳先生(陳仁毅)手中,延續了「春在」設計風格的旗幟,試圖繼續延續和創造當代家具設計的傳奇。

「德古‧春在」的故事,就這樣徐徐展開了。

   ​如果用一見如故來形容二位“陳先生”的緣分,那麼就和所有老朋友之間的成長一樣,「德古」
   和「春在」也有過默契形成之前的磨合期。

受中國經濟大環境影響,2014年開始,古典家具產業進入了長時間的下滑期,至今仍處在迷霧中,前景極不明朗。

起初一腔熱血的陳國凡,受困於持續惡劣的市場環境,設定好的「德古‧春在」系列發展,越來越緩,越來越慢,有段時間幾近於停滯。

陳仁毅看在眼裡,急在心裡。鼓勵陳國凡:這就是市場的常態,只能繼續努力,用平常心去面對一切!


“選擇「德古」,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一個新的企業家態度,在傳統產業中他有新的企圖:攜這個世紀的產業跨越至另一個世紀。論技術和能力,如果用百分比來衡量,「德古」已經達到90%,當未來我們的觀念和產品研發慢慢融入進來,我想他達到的,就將是一個國際水準,會超越百分百。”


陳仁毅分析說,“ 而越是在困境中,越是需要獨角獸。渡過難關,「德古」迎來的是一個新時代。”

​轉

△ “文化的置入,是感受生活最知性的做法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—摘自 陳仁毅《中國當代家具設計》
2015年,陳仁毅每個月都從臺北飛到福建,往往一待就是一個星期。

在「德古」工廠,他與陳國凡一遍又一遍地糾正打樣,探討新的設計和品牌發展方向,並且源源不斷地將「春在」過去十多年積累的優勢資源輸送到「德古」,為「德古」開源引流。

輸入資源,也輸入信心。

通過整合,陳國凡決心實現一個沒有死角的品牌合作模式。

“ 這個時代,這個經濟環境下,單打獨鬥早已行不通了。「德古」可以和「春在」聯手共進,也可以拓展其他新的商業路徑。” 他說。

△ 究竟什麼才是這個時代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生活精緻?這個問題,或許你會在 “春在” 的經驗中,找到答案!
            —摘自 陳仁毅《中國當代家具設計》
△ 線條的延伸和光影的穿透,對我而言,都充滿了自由的想像。
             —摘自 陳仁毅《中國當代家具設計》
觀念打通之後,「德古」開啟了多條腿並駕齊驅模式。


一方面加大「德古‧春在」系列的新品打樣進度,籌備新品發佈會及新的體驗店;


另一方面,開啟傳統產品 “明式素工” 系列加盟模式。同時,與優勢原材料供應商及投資基金合作,借力使力,共渡難關。


中國家具產業轉角處,正潛伏著一隻獨角獸。摩拳擦掌,蓄勢待發。

   ​時代不一樣了,市場的方向也不一樣了。

中國家具產業,剛剛走完了第一個“黃金十年”,即重度依賴原材料升值的畸形增長期,以“材”和“量”取勝,與“品”和“質”無關。

第二個十年,必定會進入“質”和“品”的時代。

質,是品質,也是質感。品,是品質,更是品味和品牌。

而在當下,中國尚未出現一家真正以品質、品味來塑造品牌的家具企業。「德古」與「春在」的碰撞,跨出品牌的局限,通過跨界的設計合作,讓作品顯得更豐富和多元,面對的是未來的品味生活和新文化的引領,更貼近精緻生活和文化品味。
 

△ 只有充滿“精緻”,才能夠創造出更多不平凡的設計經典。
也只有“精緻”,才可以支持出一個人文輝煌的年代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摘自 陳仁毅《中國當代家具設計》
「春在」的力量,是品牌號召力、設計經驗、寬闊的文化視野,以及豐富的國際經驗。
 
「德古」的力量,是材料優勢、科學嚴謹的工廠管理,加上對家具品質的把控和執行力。
 
兩股力量相交,可能產生當代家具產業中的某種化學反應,也或是一個嶄新的方向。這樣的合力模式,在業內尚屬首次。
△ 「德古·春在」經過一年半的反復打樣,已完成產品梳理。
“中國家具行業目前的形勢是非常嚴峻的,我們只能以平常心面對、共同努力。市場低迷,我們就走得慢一些,把作品磨合得更成熟。”陳仁毅說。

傳統與當代的相逢,品質與品味的碰撞,將會擦出怎樣的火花,有待市場驗證。

可以預見的是,正在醞釀中的「德古·春在」,如同一個沉睡中的超級英雄。待他甦醒,待他變形,帶他利劍出鞘,必定會劃破當代設計的一片長空。

△ 設計,就從一件傳統的圈椅開始,無限延伸,一直到滿足這個時代的舒適,和一切精神層面裡的人文需求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摘自 陳仁毅《中國當代家具設計》